浙大网新(600797.CN)

凯乐科技早早埋雷:2015年就涉及专网通信业务 爆雷后还能继续大展身手吗?

时间:21-08-13 15:47    来源:新浪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凯乐科技(维权)早早埋雷

来源:证券市场周刊

本刊特约作者 路漫漫/文

凯乐科技早在2015年就开始涉及专网通信业务,该业务也以神奇的盈利能力为公司业绩大幅增色。期间,公司预付款项和预收款项也大幅增长。自上市以来不断讲各种故事的凯乐科技在本次爆雷后还能继续大展身手吗?

7月23日,凯乐科技(600260.SH)公告,其专网通信业务预付账款余额为62.27亿元,其中出现供应商逾期供货合同金额11.51亿元,上游供应商已出现交付不及逾期;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应收账款余额为0.61亿元,目前全部逾期尚未收回;公司专网通信业务存货余额为2.11亿元,目前下游交付短期已出现障碍。截至本公告日,新一代专网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新一代公司”)收到预付款合计11.51亿元所对应的合同已逾期尚未交货。为减少损失,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

29日,再次补刀。经公司自查,目前新增供货商逾期供货合同23.05亿元,相关款项存在损失风险。整体来看,公司专网业务存在异常,上游供应商已出现交付不及预期,下游交付短期已出现障碍,存货可能存在无法足额变现的风险。

新一代公司的款项其实早已逾期,2018年末其他应收款中应收新一代公司的4000万元就是从预付款项转过来的,账龄1-2年,2019年还是4000万元,账龄2-3年,2020年没有披露,不得而知。为何凯乐科技还如此放心将巨款交给新一代公司呢?

以后还会再补刀吗?可能性很大。

跨界并购买利润

凯乐科技自2000年上市以来,马不停蹄地跨界。

2015年4月,凯乐科技收购上海凡卓通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凡卓)100%股权完成,新增了手机PCBA板和手机整机贸易业务。本次交易作价8.6亿元。同年11月,以1.24亿元现金收购湖南斯耐浦科技有限公司60%股权。12月,以1.73亿元现金收购湖南长信畅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4.53%股权。长信畅中是一家专业从事计算机软件开发、生产、销售、系统集成的高新技术企业。斯耐浦是一家安全网络服务公司,主要为全国公安系统技侦和网监部门提供安保方案及系统解决方案。这一年凯乐科技共耗资11.47亿元,产生商誉8.38亿元,靠收购新增营业收入13.87亿元及净利润1.03亿元,占上市公司的比例42.94%、83.32%。靠着这一波收购,凯乐科技一改颓势,2015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85.31%、净利润同比增长159.64%。否则,凯乐科技的净利润会大降,扣非净利润还继续亏损。

出色完成业绩承诺的上海凡卓在2020年业绩非常不理想,凯乐科技对其计提了商誉减值损失1.19亿元,还剩下5.21亿元商誉,如果上海凡卓不能迅速恢复盈利能力,那么凯乐科技将会雪上加霜。

2016年,凯乐科技又耗资超过3亿元进行一轮收购,带来商誉1.60亿元。收购在这一年给凯乐科技带来营业收入1.15亿元及净利润2468.08万元,占上市公司的比例1.37%、13.54%。

2016年至2018年期间,凯乐科技的业绩越来越好。2017年6月,凯乐科技趁业绩好股价高,再融资募集资金10.10亿元,缓解日益紧张的资金流。

在此期间,专网通信业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1.53亿元、111.20亿元、147.73亿元、136.96亿元、77.78亿元,占比分别为61.49%、75.98%、88.07%、86.89%、91.90%,毛利率分别为4.83%、8.61%、13.63%、15.78%、20.84%。

但到了2019年,凯乐科技的业绩开始下滑。2020年,更是大幅下降。到2021年7月,专网通信业务的大雷终于引爆。

大股东减持不断。荆州市科达商贸有限公司(下称“科达商贸”)持股比例已从2018年末的23.24%降至12.28%,且多次违规。截至2021年7月5日,科达商贸所持股票质押比例为68.78%。

进入专网通信领域

凯乐科技是这样描述入圈的:

2015年,凯乐科技与专网通信的下游企业进行了接触,结合公司生产技术水平及发展战略,决定进入专网通信产品业务。通过专网通信产品下游企业对公司及湖北凯乐量子通信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凡卓等的技术团队、研发能力、生产能力、产品规划等方面的考察,2015年9月后,下游客户向公司陆续提出了专网通信产品采购订单。2015年公司开始从专网通信简单加工业务入手,2016年公司专网业务逐步由简单加工向多环节生产制造发展,多环节生产制造业务在公司专网业务中的占比快速提升。

从凯乐科技唯一一次披露的信息来看,客户与供应商大多数与自然人隋田力有关联。

客户主要包括中国普天信息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浙江浙大网新(600797)易盛网络通讯有限公司、浙江南洋传感器制造有限公司(后更名为航天南洋(浙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航天南洋”)、江苏迈库通信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国发投资有限公司。

供应商主要包括上海星地通通信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星地通”)、新一代公司、上海星地通讯工程研究所、浙江鑫网能源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浙江鑫网”)、太平洋通讯技术有限公司。

这次引爆凯乐科技大雷的是供应商新一代公司,而最大供应商上海星地通并没有现身,但引爆多家上市公司的上海星地通已被起诉。

2016年第二大客户浙江浙大网新易盛网络通讯有限公司和第三大供应商浙江鑫网是关联方。自然人盛况旗下的苏州英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持股69%)持有浙江鑫网10%股权。2018年5月,盛况不再担任浙江鑫网的董事。

财大气粗出奇迹?

专网通信业务发展神速,用了短短两年时间就突破百亿营收,如此神速的发展并不是依靠人多力量大。根据《2019年年度报告等相关信息披露监管工作函的回复》,2017年至2019年专网生产制造员工数量分别为396人、402人、411人,人均营业收入分别为0.28亿元、0.37亿元、0.33亿元。专网通信业务员工数量占总人数的比例分别为15.60%、15%、17.59%。

2014年末预付款项只有2.12亿元,到了2015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从12.78亿元飙升至32.45亿元,同年末预付款项飙升至13.34亿元,此后一发不可收拾。2016年至2020年,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125.3亿元、176.8亿元、198.7亿元、83.79亿元、73.78亿元,各年末的预付款项分别为62.19亿元、97.22亿元、121.4亿元、56.93亿元、61.41亿元,2016年至2019年各年末预付款项占下一年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46.45%、67.56%、88.03%、82.57%。

根据凯乐科技披露的采购信息,没必要预付这么多款项。

专网通信业务主要有后端加工、多环节加工和取得军工资质后的直接订单等业务。其中,取得军工资质后的直接订单业务是2019年新增,当年营收约8000万元。采购业务的付款约定:后端加工业务,合同签订后7个工作日内支付全部款项。多环节生产制造业务,合同签订后7个工作日内支付不低于30%款项;产品交付验收合格后支付不低于65%款项;公司向下游客户交付货物后5个工作日内向供应商支付余下5%质保金。直接军工订单业务,合同签订后,公司按进度向供应商支付采购款,一般首付款比例30%左右,余下款项支付比例与供应商协商确定。

2017年至2019年,后端加工的营业成本分别为75.15亿元、72.75亿元、53.59亿元,多环节加工的营业成本分别为26.32亿元、54.02亿元、61.17亿元。

预收款项随之大增。2014年至2020年,各年末的预收款项分别为1.132亿元、13.17亿元、42.67亿元、45.08亿元、80.48亿元、10.18亿元、6.99亿元(含合同负债,2020年执行新收入准则,预收账款重分类至合同负债科目)。

根据披露的销售信息,预收款项也很不正常,要不是预收的过多,就是预收的过少。

2015年至2020年,各年末预付减去预收后的金额分别为0.17亿元、19.52亿元、52.14亿元、40.92亿元、46.75亿元、54.42亿元。2020年的金额最大,而2020年专业通信业务规模远远小于前三年,金额越大意味着风险越大。

应交税费交不起?

2018年业绩达到巅峰后,凯乐科技的营业收入越来越少,利润一缩再缩,而应交税费却越来越多。2017年末应交税费为1.84亿元、2018年末3.71亿元、2019年末7.59亿元、2020年末9.92亿元、2021年3月末10.18亿元。2017年至2020年支付的各项税费分别为3.44亿元、4.35亿元、6447万元、2.19亿元,2021年一季度为8216万元。2019年支付的各项税费自2006年以来最少,而当年的规模远大于2006年。

从2018年开始,凯乐科技就拖欠巨额税费。2018年四季度所得税费用5859.81万元,扣除部分递延所得税费用,当期所得税费用大概6000多万元,那么2018年末欠缴企业所得税应该6000多万元。而披露欠税金额高达2.34亿元,再说2018年全年的当期所得税费用才2.24亿元,即使全年一分钱不交,年末欠缴也就是2.24亿元,说明还欠了以前年度的税费。

2019年四季度亏损,所得税费用为-4540.28万元,那么2019年末,凯乐科技不应该欠税,而当年末欠缴企业所得税高达3.25亿元。2019年当期所得税费用1.16亿元,即使一分钱没交,欠税金额也就是1.16亿元。

按规定,从滞纳税款之日起,按日加收滞纳税款万分之五的滞纳金。且一旦申报上去,税务系统自动计算滞纳金。

然而,2018年财报及2019年财报均没有披露滞纳金。

2020年年报显示,当年营业外支出——税收滞纳金高达6573.83万元,2019年667.05万元。只不过667.05万元滞纳金在2019年计入了营业外支出——赔偿及罚款支出,这样就看不出欠税。在2020年年报,凯乐科技给出的解释:税收滞纳金主要由公司及子公司量子通讯光电、上海凡卓欠缴增值税、所得税产生。疫情期间,因税收政策有争议,公司对本公司及量子通信光电提出了税收延期及减免的申请报告,相关申请事项正在批复中。

欠税1亿元一年的滞纳金就为1825万元,欠缴数亿税费的滞纳金怎么可能只有区区的667.05万元?如果披露的数据与税务系统相同的话,那么多年来,凯乐科技报给税务机关的数据与账上的数据存在重大差异。

看上去,凯乐科技账上的钱不少,虽然大部分已经质押,但交税的钱还是有的,为何久拖不交?宁可预付巨额货款也不交税的做法实在难以置信。

不过,凯乐科技也好像真的相当缺钱。2017年12月18日凯乐科技与上海东兴投资控股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东兴投资”)签订《荆州舜源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之合伙协议》,投资期限3年。2018年12月,东兴投资要求公司向其支付投资本金及收益。但凯乐科技未能按期偿还,双方还打起了官司。2020年5月14日,凯乐科技收到《执行通知书》,责令给付1.08亿元。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声明: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